您现在位置:五网建设 >> 合作发展 >> 招商合作 >> 浏览文章
让“云电”惠及更多周边国家
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1日 来源:云南日报


让“云电”惠及更多周边国家

本报记者韩成圆张若谷/文张若谷/图

新能源汽车、储能电池、人造太阳、零排放的智慧城市……不知不觉中,清洁能源技术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。从传统的化石能源,到用光、水、风等来实现高效、稳定、实惠的发电,清洁能源点亮了万家灯火。

7月3日至4日在昆明举行的第三届东亚峰会清洁能源论坛,让我们直观地感受到清洁能源技术的发展速度,体会到云南和周边国家清洁能源合作的广阔空间。

中国经验

助力东盟拥抱新能源

本次论坛上,不久前发生于中国青海省和英国的两则新闻引起了参会嘉宾的热议。6月17日至23日,国家电网公司在连续7天内,全部以太阳能、风能及水力发电供应青海全省用电,此举在中国尚属首次。而之前,英国国家电力公司也宣布停止使用燃煤供电一天。这是自英国1882年启动世界第一台燃煤发电机以来,首次连续24小时未使用燃煤进行供电。

“2016年,中国以1.4个百分点的能源消费增速实现了国民经济6.7%的增长。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5%,能源效率持续提高,清洁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9.7%。水电、风电、光伏发电的装机和核电在建装机规模,均居世界第一。”国家能源局副局长李凡荣,亮出的是中国应对能源与环境挑战,大力推进能源变革的抢眼成绩单。遵循“从高碳走向低碳,从低效走向高效,从污染走向清洁,从不可持续走向可持续”的能源发展轨迹和规律,让化石能源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成为大势所趋。区域内的国家如何才能尽情拥抱新能源?参与论坛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答案。

根据此次论坛发布的《东盟能源电力合作报告》,东盟设定了2025年可再生能源占一次性能源利用比例达23%的目标。目标远大,但实现目标的过程中还有不小的挑战。“我们正在研究如何更好地开发太阳能资源,政府在两个月前也提出了太阳能发电的上网价格。但如何获得投资,却是直接制约着我们使用清洁能源的现实问题。”越南电力集团副总经理丁全瑞(DinhQuangTri)如是说。

和丁全瑞有着同样困惑的参会者不在少数,高昂的开支,让区域内很多国家对于清洁能源望而却步。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、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理事会主任马骏,分享了“绿色金融”在中国的发展。“根据最新的测算,中国每年清洁能源投资需求约为4万亿元人民币,我们估算财政只能提供15%左右的融资量,大约85%的绿色投资必须要社会资本来承担。因此要建立一个绿色金融体系,激励大量的社会资金进入到绿色产业。”马骏建议,可以用地方政府财政贴息等方式,支持绿色信贷,撬动更大的本金投入绿色产业;发表绿色股票指数,使得资本市场能有效引导资金进入绿色产业中。

除了金融工具之外,技术的革新,能帮助可再生能源实现更快的推广和覆盖。“行业第一”“中国第一”,拥有这样称号的中国企业,在此次论坛上不胜枚举。成熟的“中国经验”,让区域内国家少走弯路;先进的“中国技术”,使得实惠地用上清洁能源成为可能,促成了中国和区域内国家更为紧密的合作。

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隆基)是全球最大的单晶硅品以及组件供应商。“光伏这些年的发展超过了大家想象。在过去10年时间里,光伏成本下降了70%~80%;未来3年,在今天的基础上,成本仍然有继续下降50%的空间。”该公司总裁李振国说,光伏组件成本的下降、单位面积输出功率的快速上升、性能的提升、安装系统技术的提高,推动了整体成本的降低。今后,在全球绝大部分地区,光伏都可以实现和传统能源的竞争。

  本次论坛还启动了“中国—东盟清洁能源能力建设计划”,以“十年百位政策技术骨干”为目标,围绕水电、抽水蓄能等领域,在未来10年内,为东盟国家培养百位政策技术骨干。今年10月,中国杭州就将迎来参加该项目第一期活动的东盟国家代表,共享清洁能源发展领域的“中国经验”。

    互联互通

    “云电”将惠及更多无电人口

    当全球都在热议发展可靠、可持续的清洁能源时,还有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,至今未享受到能源带来的光明。这个群体,就是无电人口。

    据马来西亚TNB工程公司执行董事萨布里·赞(Sabri Zain)介绍,亚洲的发展中国家约有5亿人没能用上电。“孟加拉国能源可及性非常的低。尽管如此,在过去的几年中,我们也实现了7%的经济增速。但如果我们的能源问题得到解决的话,可能我们的GDP增长能够提高到8%。”孟加拉国可再生能源局局长默罕默德·赫拉·乌丁(Md.Helal Uddin)的一番话,生动地说明了能源可及性对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巨大助推作用。

    作为中国通往南亚、东南亚的重要陆上通道,云南运用高电压、远距离、大容量输电技术,十多年前,就将“云南电”送到了周边多个国家。截至目前,共通过8回高压输电线路与越南、老挝、缅甸电网实现了互联互通。

    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就是其中的亲历者,截至2016年底,该企业与越南、老挝、缅甸三国电力交易达到了485亿千瓦时。“十多年前,越南方面由于缺电,向我们提出了购电申请。从2004年起,双方就开始实施电网互联。此外,为了解决老挝北部缺电问题,2009年我们也开始实施了与老挝方面115千伏的电力互联。”中国南方电网云南国际公司总经理朱丹惟透露,当前由于缅甸人均电力可及性较低,企业正与缅方商议通过高电压输电线路向缅甸供电的方案。

    “我们建设的瑞丽江一级水电站厂房旁边,就是缅甸的班达村,全村820位村民,一直处于没有电力供应的状态。2012年,我们经过2个多月的设计和施工,把电力送进了每户村民家中。”华能澜沧江上游水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建介绍说,华能澜沧江水电有限公司于2009年建成的缅甸瑞丽江一级水电站,装机容量600兆瓦,有效地缓解了缅甸国内用电紧张局面。

    清洁能源技术飞速发展,也为今天解决无电人口电力覆盖的难题,提供了更多的思路。

    中兴能源副总经理崔雅萍认为,在整体电网和社会的背景下,解决无电人口用电问题,大电网扮演着主要角色。“但大电网输变电线路一公里需要几十万的传送线路费用。而清洁能源,可能就只需建设一个风机、风塔、光伏板或者储能设备,不需要远距离的传输费用。从这个角度看,可再生能源在成本上具有一定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很火的‘微电网’就比较适应一些落后偏远地区的能源发展需求。我在中东考察时,发现当地有一个小村镇,使用大型电网满足用电需求有非常大的困难。但当地只投资了一万美元安装了小型发电机,就解决了100多户居民的用电问题。”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石泽看来,在相对落后地区推进能源可及进程时,不能按照发展传统化石能源的思路来进行,灵活、多元的能源结构将成为更多地区的选择。

    抱有类似想法的,不只有石泽。从去年开始,隆基就在云南开始大规模的光伏制造投资。“我们也在马来西亚进行了布局,希望利用东南亚国家和云南水电资源的优势,把水电进行梯级利用,将光伏、水电、风电等进行结合,打造新能源的新组合。”隆基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战略与全球商务拓展总监夏爱民如是说。

    未来,通过清洁能源,云南在参与推进能源可及进程中,可以提供的不仅有电网互联,还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产品。“云南电”将点亮更多周边国家的城市、村镇的灯光。


中华访谈 • 对话五网

对话五网主官

对话行业精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