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位置:五网建设 >> 五网动态 >> 城乡建设 >> 浏览文章
不搞大拆大建 昆明微改造让老小区"逆生长"
发布日期2017年06月06日 来源:人民日报


       城中村和老旧小区应该咋改造?昆明推行微改造:不搞大拆大建,生活基本设施缺什么就补什么,既保证了群众需求不跑偏,又降低了改造成本,让好钢用在刀刃上。在改善老旧小区面貌的同时,也使居民的心热了、齐了,干群关系更加和谐。

  家住云南昆明织布营村的张明大爷,这阵子每天可以多睡俩小时的觉了。

  织布营是个城中村,张大爷家的房子临街,晚上吃烧烤的人经常闹腾到凌晨不散。如今织布营村进行了“微改造”,不但村里环境好了,管理也规范了。

  在昆明主城区分布着300多个城中村和老旧小区,春城被戏称“村城”。从2008年起,昆明启动了大规模城中村改造,但随着治理的深入,大拆大建不灵了,对城中村和老旧小区综合治理的微改造被提上日程。

  何谓微改造?是指在维持现存建设格局的前提下,通过建筑局部拆建、建筑物功能置换、保留修缮,以及整治改善、保护、活化、完善基础设施等办法,对建筑面貌和功能进行更新的方式。

  昆明市城市更新改造工作办公室副主任黄捷认为,昆明的城中村改造有三大转变:从过去的“大拆大建”到“渐进式微更新改造”,从“单纯的物理改造”到“强调城市建设中的有机更新、保护和传承”,从“强调经济效益”到“注重社会综合效益和长远利益的实现”。

  “昆明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,‘微改’和‘创文’其实是一回事”,织布营村所属的官渡区小板桥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建勋理解:“社区和城中村改好了,才会有‘自下而上’的文明。”

  花小钱、办大事——

  社区居民改出精气神

  “微改造以后,咱们院坝的房子空了马上有人租”,见到记者,永兴社区81岁的李光珍大妈忍不住夸赞。

  走进西山区永昌街道永兴社区16号院,绿植葱茏花木扶疏,空中没有老小区常见的电线“蜘蛛网”,地面干净整洁,老年人在凉亭里下棋,一个年轻人在院里跑步。一年多以前,16号院入门是个垃圾池,雨大就淹水,院里叫卖声嘈杂,治安案件也不少。两者的对比,在小区宣传栏里一目了然。更可喜的是,居民的人心热了、齐了,微改造期间,有30多户居民自发捐款8000多元。

  永昌街道办主任李建形容:永昌街道“一半是新的,一半是旧的”。因为商业区改造,永昌社区八九年前拆除了一半。“搞拆迁那时,和社区群众的关系很对立”,李建感慨说:“如今搞微改造,群众的抵触情绪不见了。”

  永兴社区属于昆明第一批商品房,建于上世纪80年代。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如今永兴社区连个物管都没有,成了破落的老旧小区。小区里老年人占到总人口的近两成,楼道里贴满小广告,居民私搭乱建一盘散沙。

  2016年,西山区在每个街道办选择一个试点,实施了9个旧住宅区(城中村)微改造,总计投入财政资金3200多万元。永兴社区16号院的微改造,才花了200多万元,却惠及600多户1600余人。

  织布营村的微改造去年10月启动,今年3月结束,政府共投入了4300余万元。10多年前因城市开发,织布营老村搬迁重建,由于紧邻商业区,有流动人口近2万人。李建勋说:“10多年前的城市化让织布营成了城中村,今天微改造才真正让它有了城市社区的样子。”居民杨云芬说:“以前街上出个啥事村民也懒得管,现在碰到乱丢垃圾的,都会上去说说。”

  截至目前,昆明市已投入资金3亿多元,完成微改造面积120多万平方米。今年初,云南省委常委、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在市委报告中再次明确:积极稳妥推进城市更新改造,扩大城市微改造试点。今年,西山区将实施微改造项目20个,投入资金7000多万元。区委书记周红斌表示,微改造将为创建文明城市提供强有力的支撑。

  缺什么、补什么——

  解决好“为谁改造”

  开始微改造前,李建勋领着社区干部到广州学习,“对标发达地区先进经验”。所见所闻让他有了信心——那里的“握手楼、亲嘴楼”更密,但人家治理得清清爽爽,织布营基础好,有啥做不到?其实,他心里没底的是群众是否会议论:做表面文章、面子工程!

  织布营10多年前异地重建,有一定的规划基础,但现如今基础设施还是跟不上形势了。如停车位设计严重不足,当时谁又能想到会有这么多私家车?又比如,因为外来人口是本村人口的10多倍,村里冬天用电经常跳闸;水压不足,夏天用水要半夜爬起来抽。问题明摆着,微改造必须面对,必须解决好“为谁改造”问题。

  西山区城市更新改造局局长张雁说,微改造既要“一区一策”,又有共性问题,总结起来是4个方面,分别是:道路、排水等基础设施的完善;垃圾池等建筑功能局部调整;绿化美化等景观提升;增加文化设施、健身器材等。因此统筹推进微改造,无疑会降低成本。

  永兴社区的微改造工程,可谓处处用心。社区的绿化花草,特意选择八角金盘等品种,价格便宜没人偷,还不娇贵好打理;垃圾池改造多花了七八百块,多出垃圾分类的语音提醒;原有道路平整硬化后,加上标识变身健身步道;楼栋防盗门一加上,小广告牛皮癣不见了;安装一元电动车充电设备,既解决消防安全问题又不再乱停放;协调邮政部门开放废弃报刊亭,又多了一个休闲凉亭……

  李建总结,微改造要满足几个条件。一是社区相对封闭,开放式的空间管理难度很大;二是投入要好钢用在刀刃上,大笔投入既不现实,也失去了微改造的意义;三是要便利实用,高大上的理念好听不中用。“不熟悉社区工作和群众需求容易跑偏”,李建戏言:“这方面居委会大妈甚至比设计院专家强。”

  顺着微改造的思路,永昌街道还对辖区内86个无人管理的院坝实施了“微微改”:有的卫生死角变成休闲小绿地,有的只增加了垃圾池,有的针对乱停乱放划出了停车位。所需花费少的几百元,多也不过几万元,效果却四两拨千斤。

  三分建、七分管——

  倒逼基层治理“微突破”

  对微改造,张明最担心的是一阵风——“新鲜一阵子,过一两年又‘涛声依旧’了”。

  张明的担心也是大家的担心。黄捷也认为,三分建、七分管,微改造除了“物理变化”,管理上的“化学变化”也考验城市治理。

  对于织布营来说,微改造后还要保护好村民利益不受损失。杨云芬开始也有些想不通:以前占道经营啥的看似乱麻麻,但人气旺好赚钱;把人轰走倒是肃静了,小生意也更难做了。对此,李建勋带着社区主任郭宝坤想办法,一是把村集体一块“三角地”的房产改造加高,二是开发村旁的一块空地建商业综合体,让村民年底可以多分红。

  而对于村里日常的规范管理,郭宝坤认为小区化的物业管理是方向。“要么村里自己干,要么请专门的物业公司”,郭宝坤说:“村里有2000多个停车位,光这一项就不愁没人干。”从村庄到城中村再到城市社区,织布营正在变,这背后,是社区管理走向规范化。张明说,停车费要公开透明收起来,村社干部就得出以公心“一碗水端平”。

  微改造带来的持续治理问题,正在昆明试点的各小区倒逼出变革。在五华区江岸社区,政府投入调动了物业公司的积极性,物业公司通过改善管理,如今从居民那里收费更容易了;五华区三合营社区9号院成立了院委会和党支部,党员居民任楼栋长,邻里守望排忧解难。而在永兴16号院,活跃的老年志愿者就有二三十个,其言传身教让老小区充满人情味。

  李建认为,类似永兴社区这样的老小区,周边教育、商业资源丰富,区位优势很明显,要进一步激活社区功能,必须引入社会资源。永昌街道办正在酝酿推出“准物业”的服务,对常规物业服务项目做减法,有基本的保洁、绿化和安全,把物业费降到每平方米5角左右,让居民“花钱买服务”。目前已有物业公司对此感兴趣——这块市场在昆明可不小。

  把市场能解决的交给市场,还需要政策上的“微突破”,比如开放社区里的广告资源等。李建说,微改造从试点逐步推开,政府不可能都包下来,大家开动脑筋才能答好这道考题。


中华访谈 • 对话五网

对话五网主官

对话行业精英